导航菜单

白鹤滩水电站外送方案再生变数-绫濑水泥杀人案

记者了解到,2013年白鹤滩水电站输电规划工作启动,国家层面初步确立了白鹤滩水电站送华中地区消纳的方案。其中,江西省发改委相关负责人曾对记者表示,当时按照国家要求,江西组织论证认为,在可能引入江西的区外电力中,白鹤滩水电站外送线路送电规模、时序、特性与江西的需求最为契合,应作为江西接受区外电力的首选。2014年审议通过的《江西省电力中长期发展规划》正式提出争取白鹤滩水电入赣。国家发改委也于2016年8月正式复函江西,表示原则支持白鹤滩水电站送电至江西。

其中,对于重庆而言,解决“缺电”隐患已成当务之急。“2020年以后,重庆基本没有可开发的大中型电源,当前‘自给为主、外来为辅’的电力保障格局正在发生根本转变。未来,新增电力必须依靠外部输入。”杨世兴表示,2017、2018年,重庆用电量增速分别为7.3%、12.3%,均超过6.5%的“十三五”规划预期。“直辖23年来,重庆年均用电增速更是超过10%。到2035年,预计全市用电需求较目前翻一番,电力需求缺口将达2500万千瓦左右。因此,新增四川水电是重庆电力发展的首要战略目标之一。结合现状,白鹤滩水电站是眼下为数不多的希望所在。”

而今,随着川渝两地加入,“白鹤滩外送到底由谁说了算”的疑问重被提及。“争取白鹤滩留在川渝,不代表重庆反对其外送江浙。相反,我们一直积极支持,比如,白鹤滩-江苏±800千伏特高压直流输电工程重庆段就是最先取齐核准要件的。”杨世兴说,“但规划制定的内容是不是没有回旋余地?随着外部环境变化,规划内容要不要相应调整?”

紧接着在1月9日,四川省发改委副主任、省能源局局长梁武湖主持专题会议,对川渝电网一体化发展进行讨论。根据四川省发改委官网消息,本次会议认为,中长期来讲,成渝地区作为西南电网负荷中心具备消纳四川水电的市场空间和能力,应当在优先满足自用的基础上优化电力流向。会议提出,要科学合理安排水电外送,合理定位四川水电在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电力保障中的作用;按照“川渝电网加强、川电送渝增量”的原则,统筹加强川渝地区电网规划建设。

该文件提及的“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下称“双城经济圈”),是两地上书的主要“论据”。1月3日召开的中央财经委员会第六次会议首次提出这一国家战略,要求“在西部形成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增长极”。

杨世兴认为,双城经济圈已被提升为国家战略,结合新的形势,需要对川渝能源发展战略进行再审视、再优化。“调整并不意味着否定过去。就像一个人,从小学读到大学、硕士毕业,现在到了决定继续读书深造还是选择开始工作的时候。至少应该与时俱进,根据新的变化作出新的研判。由谁来全方位统筹?这就需要国家能源局牵头,与相关地区共同研究。”

事实上,除了江浙川渝外,江西、云南等地也先后参与“竞争”,这也直接导致外送落点一再生变,进而影响配套送出线路的核准建设进度,大大增加了白鹤滩水电站“投产即弃水”的风险。

多地争抢,白鹤滩水电站落点到底由谁说了算?

从2010年10月正式启动前期筹建工作至今,白鹤滩水电站建设已走到第10个年头。按照规划,这一设计装机规模全球第二、在建规模全球第一的“超级工程”,将于2021年6月迎来首台机组投产发电,全部16台机组计划于2022年底前投产。

清华四川能源互联网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高文胜告诉记者,共同争取白鹤滩电站电力,可给予成渝地区中长期可靠供电支撑。“四川在建水电调节性能较好,距离成都较近且能够兼顾送电重庆,适宜作为保障成渝地区中长期用电的新增电源。在川渝地区消纳,有市场和空间优势,完全符合电力优先在区域内平衡、减少跨区域大规模长距离输电的原则。”

高文胜表示,四川近年来用电需求同样保持了较快增长,2015—2019年用电量年均增长7.2%。其中,成都作为四川省内负荷中心,用电量年均增长9.0%,预计到2025年成都地区最大供电缺口将达到500万千瓦。“随着双城经济圈战略实施,成渝地区带动经济增长的作用进一步突显,用电负荷将持续快速增长。”

川渝联手,以双城经济圈建设国家战略为“论据”上书

上述人士也表示,争抢白鹤滩水电站背后,涉及四川乃至西南水电外送的优化调整。“要不要继续外送?如何解决川渝中长期用电问题?要想解决这些问题,关键在于国家能源局牵头拿出方案。建议在外送江苏、浙江不变的基础上,可适当增加四川、重庆地区用电份额,以满足双城经济圈用电需求。”

(文丨本报记者朱妍贾科华)

除了“共同目标”外,记者进一步了解到,川渝两地也有各自的诉求与考量。

白鹤滩水电站电力分配方案究竟何时敲定,各地诉求又会否得到满足,本报将持续关注。

另外,记者已就四川上书提出白鹤滩水电站电力留川诉求一事致函四川省能源局,并就云南提出分得300万千瓦白鹤滩水电站电力一事致函云南省能源局,但截至记者发稿,均未收到对方答复。

记者获得的一份名为《四川省能源局关于四川省水电外送方式有关情况的汇报》的文件显示,四川省能源局于3月10日再次向国家能源局提出请求:“为适应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国家战略发展需要以及推进川渝电网一体化发展的实际,根据电力优先在区域内平衡、减少跨区域大规模长距离输电的原则以及白鹤滩核准文件规定,请求协调支持白鹤滩水电站在川渝电网消纳。”

  变数不止于此。记者多方获悉,四川、重庆于近日联合上书国家能源局,提出将白鹤滩水电站电力留在川渝电网“消化”,对此,国家能源局已安排相关部门展开研究。此外,云南也提出了分得白鹤滩水电站300万千瓦电力的诉求。电力份额突遇多地争抢,让白鹤滩水电站早已敲定的电力分配方案高悬半空,甚至可能面临推倒重来的结局,其电力何时才能实现外送因此愈发扑朔迷离。

上述疑问,在国家能源局2018年9月印发的《关于加快推进一批输变电重点工程规划建设工作的通知》中得到“解答”。国家能源局明确将建设两条±800千伏特高压直流工程外送白鹤滩1600万千瓦电力,落点江苏、浙江。这意味着,江西、山东双双落选。

在中国水力发电工程学会副秘书长张博庭看来,多地争抢白鹤滩水电站,是因为这些地方开始意识到水电资源不仅清洁、可再生、能储存、经济性高,还可承担调频、调峰、调相、备用等任务,综合优势明显。“白鹤滩是我国在建规模最大、优势明显的巨型水电站,引得各方争夺不足为奇。”

“3月初,川渝两地联名向国家能源局发去专报,汇报了将白鹤滩水电站电力留在川渝的想法,希望相关方面给予论证。至于留多少,我们没有具体提出,但可以肯定,川渝两地能够保证消纳不存在问题。”近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重庆市能源局总工程师杨世兴证实了川渝联合上书一事。

白鹤滩水电站外送方案再生变数

为了让白鹤滩水电站1600万千瓦绿色电力“送得出、落得下”,国家能源局早在2018年9月就已发文明确了电站外送方案——建设两条输电能力均为800万千瓦的特高压直流线路,一条落点江苏、一条落点浙江。但原计划于2019年核准开工的两条线路,至今仍未获核准,让这一“西电东送”国家战略骨干电源随即蒙上“弃水”隐忧。

高文胜还透露,为保障消纳,川渝两地、国家电网公司已明确四川特高压交流环网目标网架与川渝特高压交流联网的建设方案。据了解,国家电网公司于2019年11月向相关主管部门报送了《关于尽快明确川西水电送电成都和重庆输电工程方案的请示》,请求审批四川电网目标网架方案,将重点电网项目甘孜-天府南-成都东、天府南-铜梁1000千伏特高压交流工程纳入国家电力规划并同意开展前期工作。

“白鹤滩外送到底由谁说了算?”一位参与调研的江西省调研组成员向记者表达疑问,“国家规划已明确,在‘十三五’期间开工建设白鹤滩至华中华东输电工程。时隔仅一年,电网企业单方面提出白鹤滩至山东的特高压方案。究竟以国家规划为准还是由电网企业主导?”

相对于重庆的燃眉之急,四川则更关注长远。

“目前,四川在建水电站总装机约4350万千瓦,按照‘十四五’全部投产来算,除去乌东德电站1020万千瓦送南方电网,现有规划的外送规模将达3200万千瓦,四川只剩130万千瓦水电自用。同时,大规模发展火电也不符合四川创建清洁能源示范省的定位。届时,四川将无力满足双城经济圈战略需求。”上述人士表示,与其考虑未来从省外送电四川,不如现在就减少四川水电外送,“这才是更加安全经济可靠的方案。”

然而,在2018年中国水电发展论坛上,中国科学院院士、国家电网公司原副总工程师陈维江公开表示,为配合西南水电外送,拟建设白鹤滩-江苏、白鹤滩-山东±800千伏特高压直流输电工程。

原标题:白鹤滩水电站外送方案再生变数

一位接近四川省发改委的业内人士进一步称,双城经济圈将深刻改变成渝地区战略地位和发展格局,能源电力供需也将随之发生较大变化。“十四五”期间,随着电力需求增加,四川电力缺口出现时间将更多、规模将更大。“另外,如果在建的白鹤滩和金沙江上游界河电站全部外送他省,到2030年四川将无法满足自己省内电力需求。但将白鹤滩水电站电力留在四川消纳的话,至少可基本保证四川2025年自身的供需平衡。”

联合之余,川渝两地各有自己的利益诉求

事实上,在联合上书之前,重庆早在2018年就做过单方面争取。杨世兴称,得知白鹤滩水电站将建设两条±800千伏特高压直流工程外送江苏、浙江后,重庆即向国家能源局提出一个“664”方案。即两条通道各留出200万千瓦给重庆,白鹤滩水电站为江浙各送600万千瓦,再由四川境内其他电源各补200万千瓦,通道利用率可不受影响。“但该方案未被采纳。重庆是一座缺少能源的城市,从2017年起就在积极争取新增四川水电,这些年做了大量工作。”